您的位置:首页-> 2007年第二期

盛可以影记

 盛可以,1973年7月4日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市。久居深圳,辗转于北京、沈阳等地。2002年开始发表小说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水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1月出版)、《道德颂》(上海文艺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等五部,以及多部中、短篇小说集近两百万字,部分作品译介海外。2003年获“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2006年4月应德国柏林“世界文化宫”邀请赴德国访问。现供职于广东省作家协会。

2006年4月访问德国,在柏林勃兰登堡门留影。自1871年普法战争胜利以后,德国所有征战归国的军队,均从此处进入首都,勃兰登堡门因此成为德国的凯旋门。

2004年,喇嘛庙前的野花。院子里的柚子树上结满柚子。及膝高的野花已经铺到了门槛边。山峦静止。溪水湍急。对于庙里的喇嘛而言,我就是一朵不知名的野花。

第三届青年作家论坛,游温州雁荡山。当时高空中有人表演走钢丝,地下观赏者敛声屏息,心里暗自捏了一把汗。其实,他们多虑了,正如毕飞宇顺手将我一拥,乍看亦是险象环生,实则有惊无险。此为与飞宇兄第一次见面。尔后多有教诲,愿情谊绵密细长。

2002年底,在沈阳,为了《水乳》的出版,专门去影楼拍摄了一组照片,此为其中一张。摄影师要我微笑时,我反而既狠且冷地瞪着镜头,留下这孤傲与忧伤的瞬间。我知我所想,脑子里隐藏的斗志,永远不会淡去。

我与须一瓜。总能突然收到她的信息,她说“你这孩子……”。

2004年,俄罗斯某个小火车站。满脸长途疲惫,渴望饱睡终生。此次虽未能深入俄罗斯腹地,对俄罗斯之面貌已是感触良深。火车车厢内干净整洁,有如家居;俄国人言语窃窃,脚步轻柔,绝无突兀声响;中国人则高谈阔论,无所顾忌,相形见秽,想来犹有余愧。探访寻常农家,门边悬挂刻有普希金头像的版画,欲重金相购,然主妇虽贫如洗,拒不售卖。翌日凌晨街头,随手抛掷的空酒瓶则暗藏隐忧。

2006年圣诞,与冯唐在北京酒吧。冯唐是我欣赏的为数不多的同龄作家之一,有“一字之师”的绝妙才华,小说语言自呈其“新”。是我于写作过程中沟通最多,相互真诚勉励的挚友。其人如孔子言,“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口不臧否人物,是真君子。有友如斯,深以为幸。

2003年非典期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在广州颁奖,见到“那个叫马原的汉人”。聊什么,忘了,当时觉得久仰的马原模样不如小说机灵。

我也有表现淑女的时候。

我的父亲母亲。摄于六十年代初期。我不知道吃皇粮的父亲,是如何结识这位山里姑娘的。父亲四十病退,回乡种田。母亲随父亲吃了不少苦头,劳碌成习惯,晚年亦难以从容。

1996年我第一次参加散文笔会。

1993年.曾经真实地抱着我的梦想。

2006年12月25日,“中日青年作家对话会”活动中,在冯小刚拍摄《手机》的村庄,大伙酒酣耳热,小院沸腾。我与日本青年作家中村文则合影。中村文则生于1977年,后生可畏,小说写精神荒诞与人内心潜在的恶,笔力遒劲刁钻,有大气象。身后为日本女作家茅野裕城子以及武藤旬先生。

康巴地区。饱览美景,孰料归来途中,遇一起凶杀案,有尸体弃于沟壑,令独行藏区的我大受惊吓,在宾馆一夜未睡,翌日清晨直奔车站,于惊惶中回到湖南父母的身边。

2004年在我家桔园。我自小喜欢爬树,喜欢从高处往下跳,喜欢冒险。现在,桔树除了花开如雪的香气,果子已经不值钱了,几乎全部烂熟落地化为腐泥。这完全远离了父亲当年栽种桔树的初衷。远离父亲初衷的还有我,他绝对没想到,片纸不留的家里,竟然出了一个作家。

 

经过三天的呕吐与不吃不喝,到达西沙。图为我摔倒之前按下的快门。一次狼狈的跌倒居然能变化成颇具风情的姿势,这大约是生活中难以预料的吧。礁石上的贝壳划裂了我的食指,鲜血汩涌。西沙的海水似乎可以消毒,或是美景催化,伤口好得奇快。

 

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电话:(0431)85691416 邮编:130021

Copyright ©2000-2006 Writer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