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月>> 作家走廊

同类

黄梵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与李彦相识于几年前的南京先锋书店,她给我既敏锐、大度又有自知之明的印象,总认为我不会喜欢她的小说。在后来邮件的一来二往中,我渐渐明白了她的担忧来自何处。原来我小说对国内人性惯有的批判态度,与她小说企图为浸染了“红色文化”的海外大陆人重塑尊严,似乎有颇多相悖之处。不过当我读完李彦的近作《海底》,我倒为这种相悖感到了释然。

    《海底》对人性的批判并不少于我的小说,比如,围绕着新移民与加拿大人的婚姻,围绕着枫城的华人教堂,李彦颇为幽默的挖苦,直指人性的尔虞我诈、贪婪、虚伪与冷酷。

    但李彦着力在描绘支撑这些新移民的精神,即她把同情、尊严、正义赋予江鸥、红藻等人的同时,也探究了这些来自红色国度的新移民身上,那种过去曾令他们丧失理智的红色激情,因置身异国他乡,社会地位突然跌落,生存需求不停挤压着精神需求,反倒成了排解惆怅、迷茫的一剂良药。他们甚至殚精竭虑地去寻找以基督教信仰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与他们所熟悉的红色文化之间的种种共性,并试图通过证实这两者之间的密切联系,为自己降尊纡贵、沉沦海底找到心理慰藉和理论依据。当然,这些只是《海底》的背景意识,就像音乐中的和音,只是为了让主音更具备说服力。

    小说的主线是女儿江鸥与来加探亲的母亲珊瑚之间的故事。江鸥是个单身母亲,独自带着年幼的儿子,生活在海的底层;来加探亲的母亲目睹此景,决心留下来,协助女儿把她的生活扶上正轨,再返回北京。小说一开始就交代了母女的分歧。分歧不仅涉及爱,也涉及到红色文化与西方文化。小说巧妙地把珊瑚和江鸥的过去,那些精神历程、母女恩怨,镶嵌于两人磨合的漫长过程中。主人翁江鸥不只寄托着作者想要重塑的新移民尊严,即把内心那种高于卑微生活的精神揭示出来,这个形象和她经历的故事也明显含有自传成分。所以,整个故事的走向,便像作者的精神历程一样,受到红色过去,当下卑微的境遇,基督教文化的强大冲击,以及加拿大之梦(彩虹俱乐部、温泉公社等代表的)几方面的制衡,在沉闷阴郁的海底,四顾徘徊,左右蛇行。小说开篇的第一句话,“加拿大有什么好的?”引领着读者穿越了海底黑暗的隧道,似乎直到结尾,作者也没有对此给予明确的解答。然而,小说的最后一页所显露的那一丝曙光,却间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在一个竞争机制相对公平的环境里,成功终究会青睐诚实、勤奋和抱有坚定信念的人们。

    小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动植物构成的意象群,许多人物都用海洋生物命名,除了江鸥、珊瑚,还有水獭、红藻、翠螺、老蟹、黄鳝、蓝鲸等等。这个意象群虽然难免会失于脸谱化,但让人过目难忘,同时也赋予人物比较准确的性格和姿态。比如,江鸥似乎隐喻着主人翁对自由自在飞翔的向往,生活理念单纯得有些不接地气,珊瑚则隐喻着按部就班的生活节奏,对如何生存更有心得。这样就把母女的分歧意象化了,带给读者诸多联想。的确,正因为江鸥这个意象有着对天空的向往,所以,小说最迷人的抒情写景,几乎都出现在与江鸥有关的场景。对身外风景的诗化描写,恰恰象征着江鸥美好纯净的主观世界,与她艰辛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