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月>> 作家走廊

画外话

欣力

杨辉进来的时候

    《作家》杂志封面图文相谐的形式始于2013年第三期,是我看了王公的中世纪组图,觉得没有旁白可惜了,就跟仁发说了这个想法。他说:“好啊。”这个回答太简单,跟我那箭在弦上的热情相比,温度差许多。这是他的作风。

    我有好多支箭,是这样那样的想法,总也不停地冒出来,鼓动着我的心我的生活,常在热情的变动之中。我投箭出去,并不期待回应,因为对世界多少有一点认识。但是幸运如我,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到了回应。仁发的回应,是其一。他总是抬手捉住那箭,淡淡地说好啊,然后,稳稳地把它投得更远。王公的回应,是其二。2013年元月的那个下午和晚上,他用好多个语音微信,回答了我关于封面画的提问。

    然后,我投出了一支箭。我的箭合着王公的箭,仰赖仁发和义璞的力量,藉着编辑部同仁们的智慧,成就了作家杂志2013年封面的新风格。

    《作家》杂志是中国唯一一本四色印刷的文学刊物,她的图文好起来是无比的好,歹起来就晓得是“关系稿”。我珍视她的好,痛惜她的歹,于她的处境,感同身受。作为一个写作者,她是我的土地;作为一个读者,她是我的花园。我看她的目光,因深爱而挑剔。

    这个参与封面创作的过程,于我,是真心的快乐。爽透了。

    2014年封面主题·我们是动物——最温柔的歌唱给你

    关于新一年封面画的主题,我原先听王公说,想弄个动物和人和植物的那么个系列。我那会儿正沉迷于俄罗斯音乐里,我这一生隔三差五地总要在俄罗斯文化特别是音乐里沉迷一下子。是真爱。王公也是,说起俄罗斯音乐和绘画来,口若悬河。我就有了个想法,弄一个系列叫做“不能忘怀的俄罗斯”,好不好?他说好啊。我把提纲给他。他回说你写得不错,可是我不太有感觉,我要是画,可能也不能按你这个思路画。我说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你画什么,我都有话。然后这一年我们没联系。11月了,我问仁发,封面王公画了没。他说有了,可不是你的思路,不知你愿不愿意写。他说他“正愁呢”。仁发他,是很给人冷面硬汉的“假象”的那路人。不过他是天蝎座。天蝎座,是特别自爱的星座,最怕强人所难。他现在是不晓得怎么“和谐”画画的跟作文的这两个人了。我还是那句话,他画什么,我都有话。仁发回信:“你真是救了我了。”原来这些年不见,主编大人也学会哄人了。

    我给这十二张画起了名字,再放个副标题,即是王公此人,是冷面硬汉的天真和温情,是生活严酷表情下的可爱和可亲。

    2013年封面图文回望·

    遥想中世纪

    第3期:遥想中世纪·彼得还没见到耶稣的时候

    彼得是渔夫,在加利利湖捞鱼。耶稣来了,对彼得说:跟我走吧。彼得跟随了他。

    圣·彼得雕像,就站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门前的汉白玉高座上,高高在上,坚不可摧,手里擎着天堂之门的钥匙,身后,长天一碧如洗——他垂着头,暗自发愁。在所有圣·彼得的形象里,不见王公笔下快乐渔夫的影子。这是画家王公的想象,他的想象是合理的。

    第4期:遥想中世纪·勾兑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