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月>> 江北短篇小辑

马小乔的貂

江北

杨辉进来的时候

    买貂的念头是在马小乔接电话时,突然产生的。在此之前,也曾无数次产生过,但都属于烟花般的一闪念,短暂地美好一下,并没有长久地留在心里。原因很简单,一是没有钱,二是即使有也舍不得把一万多块钱穿在身上,还有最重要的第三,以丈夫的仔细和小气,绝不会同意。以前她跟同学逛街,在同学的鼓动下,也是为了不丢面子买了件98元的内衣,回到家里,丈夫看见小票跟她大吵了一顿,从那以后,她买什么都不告诉丈夫实话,例如花80,她说花40。而此时,以往这些看似不可逾越的障碍,已经在马小乔突发的念头里有了坍塌的端倪,被不管不顾茁壮成长的念头一压再压地摇摇欲坠。

    撂下电话,马小乔觉得被一种从没有过的紧迫感死死地攥住了喉咙,那种窒息让她呼吸困难,手紧握成拳头,而手心湿漉漉的,在这个寒冬腊月,马小乔的身上忽地汗如雨下。坐不住了,站起来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转,越转心越慌慌的,口干干的。

    于是,伸手拿茶几上的水杯,可手颤抖得如同被电击一般。这副样子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丈夫吓了一跳,本来歪斜的身体一下子坐直了,问了句,咋了?

    也许,马小乔就等着一句如同导火索的话,好把内心的慌和乱如同开闸放水般地引出来。她的手定格在水杯的边缘,过了两秒,猛地收回来,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直视丈夫,不说话,就是那样直直地死死地盯着丈夫。这个盯视让丈夫条件反射地前后左右看看自己,等到再次抬头,表情里有了灾祸降临的紧张,眼神里有了惊恐,也有患难与共的坚毅。他屏住呼吸,一脸肃穆,做好了迎接坏消息的准备。

    显然,丈夫的惊恐是多余的。马小乔在这个短短的时间里,把内心的慌乱压迫以化学反应的方式转变成怨气。伴随着丈夫的肃穆冲了出来,吼道,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整天就知道看电视。这话一出,马小乔丈夫的紧张肃穆甚至坚毅都如同放了气的气球,一下子瘪了,身体也一松,歪倒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他知道,妻子要是数落他,说明没什么事。那么,马小乔说什么,他权当没听见。

    这边马小乔口干舌燥地说着,那边丈夫看着电视节目呵呵地乐着,边乐边对马小乔说你快来看,快来看。如果是平常,马小乔会凑过去,如果真的好笑,就跟丈夫一起傻笑,如果不好笑,就会瞥着丈夫,说句弱智。之后,不良的情绪过去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了。可今天,这个法宝不灵了。马小乔非但没有缓解情绪,反倒变本加厉地踹了丈夫一脚。这脚把丈夫踹得又一次坐直了,看着她,狠狠地说了句,你更年啊!马小乔跳起来,大喊道,我更年,我就更年,跟你结婚快二十年了,吃不好,住不好,当年那么多人追求我,我瞎了眼找了你这个窝囊废。

    这话比刚才的数落更加递进了,已经属于人身攻击的范畴了。换成任何一个东北男人,听到这话都会揭竿而起。可是,马小乔的丈夫反倒不言语了,他太清楚马小乔了,只要骂他窝囊废,肯定是有要求让他答应。所以,他憋着。心里想,我倒是看看你马小乔做什么。这样一想,又歪了身子,可眼睛不在电视上了,而是偷偷瞄着妻子。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